浊酒°

喜相逢

【沉船梗/欺诈组】Atlantis(3)

-泰坦尼克号沉船梗,20世纪架空背景
-配对:瑟维x克利切,前往美国进行表演的魔术师x准备移民美国的盗贼
-快被数学老师逼成暴躁老哥……
-这个梗果然超难驾驭啊哭了……写不出想要的感觉……( ´•̥̥̥ω•̥̥̥` )
-祝您食用愉快!

3.

瑟维大气不敢喘地跟在克利切身后,从跟到船舱,最后甚至跟到了三等舱。周围客人们的眼神不停地朝这个穿得光鲜亮丽,但是却贼头贼脑不断东躲西藏的男人投去。

前面的克利切越走越快,瑟维也越跟越紧。最后连克利切都忍无可忍了,忽然停住脚步,猛地回头,来不及停下的瑟维差点撞了上去。他看到小偷微微仰起头瞪着自己,目光像是锋利的刀子般要将自己切碎。

“你跟着克利切一路到底要干什么?”小偷的耳根依旧有些微红,瑟维琢磨不透到底是因为他在生气还是因为刚才的失败让他感觉没有面子,“如果你是要来教育克利切的话——那克利切建议你还是拉倒吧。”

瑟维看到克利切稍稍后退几步,拉远了和他的距离:“为什么……我的意思是,做这种勾当总归是不好的……”瑟维说着将手伸向自己的外衣口袋,“我看你最后也没有不认账……而且你的反应,你是初犯吧?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麻烦了,如果你缺钱的话我可以——!”

瑟维拿着钱包的手刚从衣袋里伸出来,克利切立刻咬着牙狠狠拍开他的手。瑟维没想到对方的反应,轻轻攥着钱包一角的手松开了,钱包被拍飞出去,撞到了墙角。

“收起你廉价的同情吧!”瑟维回头看了眼钱包,刚想去捡就听见对方有些咬牙切齿地讲出一句话,“不要装出一副很了解我的样子,你甚至不认识我!初犯?我做这行的年数可比你自己拿勺子吃饭的年数都多,上等人!”

瑟维定定地看着他,一时之间不知道说什么,便听到他接着讲:“像你们这样衣食无忧的家伙怎么会知道我们的辛苦?你知道这张船票我花了多久才弄到手的吗?为了可以去外面——去外面重新生活……克利切付出了多少代价……”

克利切最后像是泄了气一般。瑟维猜他的情绪一定非常失落,或者是感觉疲惫。他看到克利切从他身边走过,捡起被他拍飞的钱包还给自己。瑟维有些木讷地接过。他看到小偷的目光有些黯淡,看了眼瑟维后转身准备离开。

瑟维喊住他:“克利切……先生。”

克利切回过头看向瑟维。

瑟维看着他的眼睛:“对不起。”

克利切没有回答,转头朝前走去。

瑟维没了继续跟下去的念头,在克利切远去前又大声对他说:“我叫瑟维,克利切先生——瑟维-勒-罗伊!”

这次克利切头都没有回一下。

这不是一个好的开端。

风中有海水的味道——准确来说是有一丝的咸味。瑟维说不清这个味道给他的感觉,好闻或者难闻,他很难定义,就像他现在的心情一样——连他自己都有些琢磨不透。

原本瑟维只是想接近那个男人,他也不知道缘由,只是那个男人对他有着谜一般的吸引力。他想和他聊上几句——当然是氛围融洽的那种,如果发展顺利得话可以做做朋友,那样的话当然是再好不过的。可是没想到不仅选错了时机,而且选错了方式——错得一塌糊涂,被他自己完完全全地搞砸了。

如果当时直接拉着他跑就好了。瑟维这么想着,手抚上自己的唇。不不,偷东西当然是不对的……难道应该一开始假装没有看见吗?

瑟维感觉自己快被自己思想出的矛盾折磨疯了。

他趴在甲板的栏杆上。轮船快速行驶在海面上,瑟维可以清楚地看到蔚蓝的海浪叠起,一层层向后涌去。他听见海浪声,还听见离自己越来越近的女人的交谈声。

“魔术师先生,我们又见面了!”

为首那位穿着宝蓝色长裙,身材有些臃肿的妇人率先打了招呼。瑟维记得她姓沙耶里,似乎是他先生的生意在最近几年忽然做大起来了,家里一下子便有了很多钱。平民出生到现在进入贵族社会,忽然的转变让这位脾性直率的女士并不被这个圈子的其他女士所接纳。但是瑟维反而觉得这位妇人很有亲和力——毕竟比起那些常年皮笑肉不笑的贵族夫人们来说,这样真性情的人格外少有了。

瑟维微微笑着,牵起沙耶里夫人的手,轻轻落下一吻:“很高兴再见到你,沙耶里夫人。”

她身后两个消瘦的,穿着得体的女士轻轻嗤笑一下。瑟维抬起头,也对她们行礼。两位夫人对他礼节性地笑了笑,不再有别的动作。

“这艘船真是不错啊。”沙耶里也趴到了栏杆上,她看着瑟维,“我是说,这个风,这个风景。”

另外两位女士见此,连忙说:“沙耶里夫人,你和罗伊先生慢慢聊,我们去别的地方吹吹风。”

沙耶里有些不解地看着她们:“嘿,这里的风不好吗?”见两人头也不回地走远,她看向瑟维。瑟维对她露出一笑,语气温和地解释:“她们大概是对船头的海风过敏,所以想去船尾吧。”

“哦,也许是吧。”沙耶里若有所思,语罢,她有些兴奋地指着自己的帽子——那种有着宽大帽檐,笨重又漂亮帽子。深蓝色的帽子上有着许多蓝色的假花做装饰,又突兀地插着一朵艳红的玫瑰,“我把你的玫瑰放到了上面,怎么样,很漂亮吧?”

“噗。”瑟维有些忍俊不禁地看着这位仍像少女的妇人,“是的夫人,花很漂亮——但您比花更漂亮。”

“哦谢谢,小甜心,你的嘴真甜。”沙耶里妇人掩嘴笑着。

话音刚落,瑟维就听见身后传来孩子的哭闹声。他转过头扫了眼,忽然将视线停住了。沙耶里夫人越过他的身侧看去,又是抱怨又是关切道:“怎么哭得这么大声,可怜的孩子。”

瑟维在不知不觉中将身体转向了那里。

他看到那个穿着棕色外衣,戴着布帽的男人蹲着。他的面前是一个大约六七岁大的小男孩,穿着灰色的背带裤,白净的脸上全是泪花。男人有些不知所措地摸着男孩的头,拍着他的肩膀,似乎是在安慰他。

“克利切……”

瑟维几乎是没有自觉地迈开了腿,甚至没有听见身后的女士呼唤自己。他喃着男人的名字,直到来到了男人身后,他也撑着膝盖弯下腰,俯在男人身边说到:“克利切?”

克利切吓了一跳,他猛地起身,脑袋直接撞到了瑟维的下巴。两人几乎同时哀嚎一声,惊得本来痛哭流涕的男孩止住了哭泣,有些不知所措地看着两人。

“痛死克利切了!哪个混蛋啊!”克利切委屈地捂着自己的头顶,气急败坏地回头,看到瑟维时更加生气了,几乎快到暴跳如雷的地步,“怎么又是你啊!克利切算是发现了,你是克利切的灾星,遇到你克利切就不会走运!衬衣扣子都得崩掉一个!”

瑟维捂着自己的下巴,深知自己下巴平的瑟维感觉这一撞大概会给他的下巴带来永久性的阴影,以至于这辈子他的下巴都会吓得不愿意长尖了。瑟维觉得委屈,明明自己是不带一丝一毫防备撞上的,怎么说他起码还有个帽子做缓冲吧,凭什么一副他最受伤的模样。

虽然是这么想的,但是看在克利切眼角快流出来的眼泪的份上,瑟维没有说。

“我听见了孩子的哭声便回头看来……”瑟维揉着自己的下巴,看了眼男孩,接着轻声问,“克利切先生应该……不会去偷一个孩子的钱吧……”

“你瞎说!”克利切急得大叫,“他找不到妈妈了,克利切在带他找妈妈!找妈妈!才没有欺负他!”

似乎是听到“找不到妈妈”,小男孩抽噎两声又哭了起来。克利切连忙蹲下,抚摸着男孩的头,轻声安慰着,但似乎又没有安慰孩子的经验,男孩反而哭得更厉害了。

魔术师看到男人的表情越来越慌张,到最后竟也耷拉下来,快和小男孩一起抱头痛哭的模样让瑟维叹了口气,蹲下身看着小男孩,轻声道:“孩子,看着我的手。”

男孩泪眼婆娑地看着瑟维,不停抽噎着。瑟维举起右拳,左手张开着在拳头上打转,最后一点点覆上微张的,右手的拳头,再移开时竟从右手中飞出一只白鸽。

被洁白羽毛覆盖着的鸟儿在半空飞了两圈,落在了男孩伸出的手臂上。终于男孩停止了哭闹,看着在自己肩头蹦着的白鸽露出了些微笑意,看着瑟维的眼神充满了敬佩:“叔叔好厉害!叔叔会魔法!”

“哦我的上帝!”上前来查看情况的沙耶里夫人也忍不住发出一声感叹。

“是,也不是。我是个魔术师。”瑟维微笑着摸了摸男孩的头,他瞥到克利切也惊讶地张大了嘴,好奇地打量着他和那只白鸽,“叔叔会帮你找到妈妈的——就像刚才那样,‘咻’一下,妈妈就会出现在你面前。所以不用着急,哭可解决不了问题,对吗?”

男孩抚摸着白鸽光滑的羽毛,连忙应道:“嗯!”

评论(6)

热度(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