浊酒°

喜相逢

【沉船梗/欺诈组】Atlantis(2)

-泰坦尼克号沉船梗,20世纪架空背景
-配对:瑟维x克利切,前往美国进行表演的魔术师x准备移民美国的盗贼
-今天把第二难的课考掉了……只要考完数学我就解放了……
-祝食用愉快,如果您喜欢真的不胜荣幸
(-再偷偷求几个评论qaq)


2.

“感谢主赐予我们的食物。”
“赦免了我们所欠下的债与罪孽。”
“拯救我们脱离凶恶。”
“国度,权利,荣耀,都将是主的。”
“直到永远。”

“——阿门。”

克利切在路径走向夹板的过道时偶然听见几个基督教徒在祷告。

他侧头,洋装不经意地瞥了他们一眼,接着不小心与迎面走来的男人狠狠撞了个满怀。克利切连忙道歉,搓着手看向眼前的男人。是一个非常高的人,身上穿着白色的西服。克利切猜他或许是一位生意人。他满怀歉意地看着男人,真挚的语气让那些基督教徒都看了过来:“哦,非常抱歉这位先生。克利切在想事情,没有注意到你。真是抱歉——真是非常抱歉!”

男人被这样夸张的话语压得一时之间发不出声,他看着克利切,又看着那几个基督教徒——里面还有三个孩子。孩子纯真的大眼睛看着他,让他也没办法朝眼前的小个子发火。只好扯出一个笑脸,和克利切擦身而过。

克利切一动不动地,直到他回头,确定男人走远了,才摸了摸怀里忽然出现的沉甸甸的零钱包,情不自禁露出一个得胜的笑容来。

“你是个扒手吗?”

伴随着一声低沉、富有磁性的低声发问,温热的气息扑打在克利切的耳廓上。他几乎是一瞬间地僵在了原地,只觉得全身上下的血液都倒流进了脑子里。耳根是被热气瘙痒得发热,手脚却又冰冷得可怕。

克利切甚至不记得自己是怎么转过的头。

他看到身边站了一个比自己高了半个头的男人,穿着一身黑色的西装。虽然问的问题不是朝向好的方向,但男人却半弯着眼,心情似乎非常愉悦的样子。

看克利切没有回应,男人又开口了。克利切看着他的薄唇微微张合着,吐出一句和刚才一模一样的提问——

“你是个扒手吗?”

从房间出来后瑟维看到周围房间陆续出来许多贵族人士。

女士们风姿绰绰,即便是略微上了年纪的也是风韵犹存。男士们则多穿着西装革履,英俊的脸庞上带着温和的笑容。

瑟维来到餐厅后随便找了个地方坐下。他看着那些三三两两结伴而来的客人们,有这么一点点感到寂寞。

瑟维所在的这个餐厅只对一等舱的客人们开放。他想叫吉恩一起来,可是无论怎么和服务生说他们也不愿意通融一下。瑟维有些无奈地目送吉恩消失在自己的视野中,回到了位置上。很快他的对面就来了几位贵妇人。

贵妇人们闲聊着家族的八卦,在知道瑟维是魔术师后便缠着他给她们变魔术。瑟维只好从他的拳头里变出一朵玫瑰来摆脱贵妇人们的纠缠。终于吃完了眼前的食物,瑟维几乎是逃跑般地出了餐厅。

海上的天气不错,透过船窗瑟维可以看到外面几乎是万里晴空。瑟维觉得自己需要看看风景来抚慰一下仍旧有些跌宕的心,他走向夹板,嘴里哼着小调。

忽然,他看到前面有一个极为眼熟的身影。

是那个眼睛很漂亮的男人。

瑟维有些高兴,他看着不远处的男人,想上去和他搭讪——想和那双漂亮眼睛的主人说两句。正当瑟维跨出一步时,忽然,他看见似乎有些魂不守舍的男人一头撞进了另一个男人的怀里。瑟维脸上的浅笑忽然凝固了。接着,他又看到男人开始道歉,一直低着头,直到被他撞到的男人远去,他才回过身,邪笑着,低头摆弄着怀里多出来的东西——

似乎是一个零钱包。

男人脸上的笑容仿佛是一个吃到了糖的小孩子。瑟维已经靠近了男人,看到他这样的笑容有些忍俊不禁。恶作剧心理作祟着,他微笑着,靠近男人的耳朵,轻轻问到:“你是个扒手吗?”

他看到男人僵在原地,机械般地看向自己。

那双异色的瞳在微弱的阳光下更加深邃勾人。

他忍不住又问:“你是个扒手吗?”

“不……才不是——!”男人顿了几秒后忽然面红耳赤地朝他叫了一声,发觉了周围人的视线后男人稍稍降低了声音,有些磕磕巴巴地接着说,“克利切,克利切才不是扒手——你,你凭什么说,克利切,克利切是扒手!”

瑟维吓得一愣,他立刻直起身,看着比自己矮上一些的男人——似乎叫克利切?他的嘴唇都有些颤抖,可是偏偏话语坚定得不行。瑟维有些好笑地看着男人涨得通红的脸,强忍着拆穿他的想法:“是吗,总感觉这个钱包不是你的呢。”瑟维微微歪着头,“可不是我看不起你……这个零钱包的布料似乎是法国引进的,价格可不……”

“别人,别人送给克利切的不行吗!”

“不便宜……啊,当然也有这个可能啦。”瑟维看着男人的双眼,似乎可以从这对眼中看到自己的影子,“但是我刚才还在一个生意人手上看到他。”

“那个生意人正好和克利切买了同一个!”

瑟维刚要开口,就听到后面传来一阵骚动。他的视线越过克利切的头顶看过去,是刚才被克利切撞到的男人,他的身后跟着一个壮硕的大个,有些火急火燎地对大个说着什么。瑟维猜是他钱包不见的事情被发现了,现在一定是来找克利切的麻烦。

果不其然,男人看向了两人的方向。看到背对着他的克利切,男人立刻大步走来,气势汹汹的样子让周围几个孩子躲到了自己母亲的身后。

男人来到克利切身后时克利切还瞪着瑟维,正要走时被大个一把拉住了手臂:“嘿小子,你是不是偷走了我哥哥的钱包?”

克利切被拉得一个踉跄,回头看向男人的目光都有些飘忽不定。瑟维盯着大个数秒,立刻一把抢过克利切手上的零钱包问到:“是这个吗?”

“对!就是它!”男人高呼一声,“想不到你已经把小偷抓住了,真是太谢谢你了!我们现在就把他送去……”

“先生你弄错了。”瑟维笑了笑,“不是他偷的,是他在这里捡到的。这位先生怕您等会儿回来找不到钱包着急,在这里等了一会儿。是你误会他了。”

大个听了将信将疑地松开手,和男人一起看着克利切。克利切有些局促地将视线在三人之间来回瞟动,大概是最后良心发现,他微微垂眸,点了点头。男人见此虽然仍旧有些不相信,但看在一脸赔笑的瑟维和被找回的钱包份上,还是朝克利切说了声“抱歉”,带着大个离去。

看着两人离开后,瑟维看到眼前的男人转过身,看向自己,大概是因为自尊受创,羞耻感涌了上来,他紧抿的双唇轻颤着,朝瑟维大吼一声:“克利切讨厌你!”

接着转身跑走了。

评论(9)

热度(104)